????“当然,皇上勿需着急,臣心间已有计策,您只管看着便是。”刘鸿渐想了一下道。

????之所以没有将这计策说给朱慈烺听,是因为他这计策跟没有计策没什么差别,一个字——守。

????北洋水师不是没有与荷兰国一战之力,但北洋水师的底子还是太薄,只南洋一途便损毁不少战船,余者也大都返厂维修。

????之所以守,是因为既然已经暂时放弃南洋,就没有必要再逞一时之爽,荷兰国敢不远万里来征伐大明,那便得做好漫长战线的补给。

????北洋水师或许在南洋捉襟见肘,但在大明海域,配合紧要关口修筑的众多炮台,刘鸿渐有把握让威廉二世把肠子悔青。

????第一批三十艘铁甲战舰已经交付给南洋水师,以天津、龙江两处宝船厂的建造速度,半年后南洋水师便可恢复郑家水师巅峰时期的一半战力。

????自皇宫回来后,刘鸿渐再次召见了阿拉贡,并给阿拉贡列出了大致的计划。

????大明支援的武器足够装备两千人的士兵,但印加皇室族裔人数实在是太少了,正因为实力不济,反而更应该韬光养晦,在大明舰队出发前不可显露于弗朗机面前。

????任务还是有的,在加紧训练的同时,要搜集南墨利加大小弗朗机以及荷兰国的一切情报,包括但不限于港口、军备、舰船、各城防卫力量。

????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皇室部落必须继续为大明收集橡胶树乳胶以及种子,西山商合会定期派船队过去贸易,顺便给印加人带去必要的补给。

????他们部落所居住的丛林中遍布着橡胶树,这个条件对于他们的族人来说根本不算条件,虽然阿拉贡不清楚大明王爷收集那黏糊糊的乳胶做什么,但对于大明为印加人所做的一切,他全都看在眼里。

????他空手而来,回去时却带着满载着粮食、武器的船队,甚至部落勇士梦寐以求的战马……

????半个月后,天津大沽港。

????正是深秋时节,秋风瑟瑟西山商合船队整装待发,刘鸿渐背手站在码头上,阿拉贡则跟在刘鸿渐身后。

????“多余的话本王也不说了,你是明白人,到得那边后务必保护好你们的族人。

????且记住,等待虽然煎熬,但不是坏事,印加人曾有过辉煌的文明,作为后人,你们的担子很重,不可急于一时。”刘鸿渐意味深长的道。

????对于这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印加人,刘鸿渐心中有种没来由的怜悯,他想起两百年后,华夏民族也一样遭受着欧罗巴人的奴役和压迫,看到印加人,就好像看到了华夏的近代史。

????阿拉贡是个十分勤学而刻苦的人,这一点从他仅仅用一个多月时间就可以使用简单的大明语交流就可以看出。

????这一段时间诸葛铁牛也一直向他汇报着阿拉贡的行踪,阿拉贡逛的最多的便是京城内的书铺,买的最多的也是市面上各类书籍,从儒学典籍到天工开物、从数术几何到唐诗宋词足足装了好几箱子。

????刘鸿渐并没有阻止印加人将这些东西带回去,相反还推荐给阿拉贡几本他认为比较优秀的书,像孙子兵法、三国演义,当然,看懂看不懂就不关他的事了。

????华夏民族就是这样,在文化上,向所有外来人敞开自己的大门,得其精髓者被其同化。

????当然,刘鸿渐之所以放心,还是因为如今大明最尖端的科技成果全都在军械所内,而市面上能买得到的都是大众化的科普读物异或小说。

????刘鸿渐说完忽听身后传来异响,却是阿拉贡带领七八个族人跪在了他的身前。

????“王爷,这些天wo学到了大明的一个谚语,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王爷对wo印加人有大恩,wo却无以为报。

????今日wo在此盟誓,不论以后如何,不论您在大明处于何种境地,印加部落门前的石柱永远是您的拴马桩!”阿拉贡眼睛含着泪水起誓道。

????昨日那一跪,他跪的是面前这位王爷的身份,以及他身后的帝国,而今日这一跪阿拉贡跪的是刘鸿渐本人,如果没有他,他不认为大明会帮助他们这个已经没落的国家。

????“呵呵,阿拉贡你客气了,快起来吧,要开船了。”刘鸿渐只是笑笑,拍了拍阿拉贡的肩头道。

????“云南据此十分遥远,滇马至少还要三个月才能筹集并运过来,这批船队运送着除了马匹外的全部物资,望你们一路顺疯。

????铁牛,到了那边机灵点,火器的保管和使用就都交给你了。”刘鸿渐又对诸葛铁牛道。

????此番的领队仍旧是诸葛铁牛,而且刘鸿渐给他升了官,全权负责西山商合在那边的贸易,并负责教习印加人使用火器。

????这批火器中,有火枪两千支,但估计是身处丛林的缘故,阿拉贡对火枪兴趣并不大,反而是手榴弹情有独钟,毕竟这东西不仅好用、威力大,视觉冲击力也很带劲儿。

????所有的火器都装了箱,有了上次浸水的教训,为了防潮还对箱子都做了处理,半个时辰后,船队向西北而去,独留刘鸿渐仍旧望着远去的船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愿他们如期抵达墨利加吧。

????“走了。”刘鸿渐叹了口气,冲亲卫们挥了挥手道。

????“老爷,你听说了吗,工学院在一月前发布了招生告示,连江南地区都有不少年轻人前来报学呢!”牛大棒槌跟在后头起了话头。

????“万贯家财不如一技之长,百姓们也不傻咧。”常钰接了话茬。

????出外实习的一期生已经陆续的回来,入工部做工的学生大都收到了工部官员的称赞。

????开拓了视野的年轻学生们不断的改良着工部下属各工坊陈旧的做工习惯,以至于早在一个月前工部尚书王家彦便找到了刘鸿渐,要求将这批学生全部留在工部任用。

????但刘鸿渐哪儿能如了他的意,这第一批学生可是工学院的招牌,尖子生肯定是要入西山商合名下的工坊。

????工学院管他们吃、管他们住,还教习他们读书识字、学得一技之长,为的便是这一天。

????也不知道老顾他们到哪儿了,刘鸿渐心道。

????顾佳一行自过了西域便断了联络,如今已经半年之久了,刘鸿渐隐隐有些担心却又鞭长莫及无能为力。

????眼见着就要入冬了,希望老顾能吃上今年的年夜饭吧,唉,刘鸿渐叹了口气,打马朝京城奔去。

????……

????xb180609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149240/61275924.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