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卿来了,免礼坐吧。”崇祯不知在御案上写着什么,摆摆手道。

????三日时间崇祯脖颈处的伤口成功结痂,除却偶尔仍感觉疼痛外,已经基本可以下床活动。

????崇祯看起来心情不错,远离京城是非两月有余,身心清净之余,还收复了其兄、其父、其爷爷丢失的国土,不高兴都不成。

????“皇上,臣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您想听哪一个?”刘鸿渐手里拎着一小坛子酒自顾自的坐在了桌边上。

????桌上的菜肴还冒着热气,显然崇祯还未动筷子。

????“哦?那便先说坏消息吧!”崇祯放下手中的笔,黄鹤马上递上锦帕给崇祯擦手。

????“坏消息是……您马上又要破产了!”刘鸿渐笑嘻嘻的给自己倒上一杯酒道。

????“刘卿又说胡话,朕的国库里至少还有一千八百万两银子,怎会破产!”崇祯以为刘鸿渐在开玩笑,也不甚着急。

????对于破产这个词儿,崇祯倒是记忆犹新,嗯,是刘鸿渐教的。

????这天底下,整日敢跟他来嬉皮笑脸的,只有面前这一人。

????“臣怎敢欺瞒皇上,臣给您算算,此番北伐咱们京营、边军一起出动,共发兵总数为七万八千六百,这还不包括黄总督后来一路调集驻防的边军新兵。

????还有运送物资的八千余士兵,以及两万多民壮,和冯总兵的三万余东江兵。”

????古时出征都是要有开拨费的,只算总数的话,仅仅出动的士兵都有十六七万,这倒是个小钱可以忽略不计。

????“自出了山海关,一路打到赫图阿拉,打到长白山黑岭,wo大明军士共毙敌有尸首可考的七万四千余。

????wo大明军队共战死三万六千四百余,其中边军九千余、京营七千余,东江镇盟军士兵战死近两万!”

????刘鸿渐给崇祯算着伤亡,边军和京营倒是还在预料之内,唯独是盟军的伤亡,那支悍不畏死的黑人兵团给盟军造成的伤亡太重了。

????仅仅那一次冲锋,死在黑人兵团火枪之下的盟军士兵就有一万一千余人。

????杀敌一人算作一百两,明军阵亡一人抚恤为五百两,就这还不算重伤残疾者。

????仅此两项,大明朝廷将要付出的赏银和抚恤就将达到恐怖的两千五百四十万两,你不破产谁破产?

????刘鸿渐三言两语说的崇祯一愣一愣的,细细思索,崇祯刚拎起筷子的手又放到了桌边。

????“都怪微臣当时定的赏银过高,连累皇上又破产。”刘鸿渐见崇祯有些懵逼,赶紧嘿嘿一笑赔不是,说完还端起酒盅噗呲噗呲饮了一杯。

????嗯,这老曹家的陈酿味道确实不赖,刘鸿渐心中赞道。

????他的戒指空间内早在出征之前就放进去不少好酒,本着节约的美德,喝完了的酒坛子也在其间扔着。

????除了酒,戒指里还放着不少饮用水和腊肉,反正这空间内的食物也不会变质,万一哪日落了难还能派上大用场。

????比如今日去见那倒霉的曹三喜,刘鸿渐就当场来了个大掉包,于是乎就有了崇祯二人面前的这坛子好酒。

????“给朕也满上!”刘鸿渐的说辞并未有什么作用,毕竟如果付出这么多银子就能收复祖上丢失的国土,就算再来一次,崇祯依然会选择给。

????银子没了可以再挣,国土和百姓才是一切的根本。

????只是他没料到,这一场战争下来竟然要花费这么多。

????崇祯也是没事就喜欢来两盅的人,见刘鸿渐只是自己喝,没给自己倒,有些不满。

????“等等,皇上,您不能喝!”刘鸿渐端起坛子都打算给崇祯满上了,忽然又撤了回来坐下。

????“为何?刘卿莫要嬉闹,朕有些心烦。”崇祯眉毛都挑起来了,刘卿除了懒之外,就这点不好。

????总是在他越是心烦的时候,越是没个正经。

????“您这几日服用的药之中,有一盒消炎用的头孢类抗生素,吃了这药,便不能饮酒!”身为医学院的高材生,刘鸿渐还是很负责、很清楚的。

????头孢类药物与酒精作用会产生双硫仑反应,可以说,这两种东西弄到一起,便是毒药,还是剧毒,二十四小时内便会引发内脏功能衰竭。

????头孢配酒,说走就走,便是这个意思。

????“那明日呢?”崇祯目下对刘鸿渐的医术深信不疑,毕竟第一次救太子还能说是巧合,前几日给他治疗那肿块一定便是真本事了。

????“明日也不行,至少要停掉头孢七日后方可饮酒。”刘鸿渐两句话说的崇祯没了脾气。

????崇祯心里郁闷,又拿起筷子狠狠的夹了一筷子鸡肉,仿佛这肉便是美酒般放到了口中。

????“你这竖子,还偷着乐,朕真是将你惯坏了,好消息呢?”崇祯抬眼瞪了一眼刘鸿渐道。

????“嘿嘿,好消息是,臣今日在辽东逮到一只大老虎!”刘鸿渐又噗呲噗呲的来了一杯,还不忘吧唧吧唧嘴。

????“大老虎?老虎方能值几个银子!”崇祯见好消息是只老虎,立马不干了,在大明,老虎虽然凶猛,但并不值钱。

????“皇上您别着急嘛,此大老虎非彼大老虎。”刘鸿渐放下酒盅给崇祯说了巨商曹三喜的事。

????包括曹三喜狡兔三窟的做派都给崇祯说了个明白。

????“那算个什么好消息,他的家产都已经转移,即便是抓了他又有何用?”崇祯感觉刘鸿渐今天就是给他添堵的,鼻子下方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咱大明地大物博、物产颇丰,而且明人向来眷恋故土,但凡有一点办法,没有人希望死在异国他乡。

????这曹三喜定然也是不舍离开大明的,臣的意思,咱可以找他商量,皇上可不追究其资敌的责任,作为代价他必须出银子……

????当然,咱只是暂时不追究,事后,呵呵,看他表现,皇上以为如何?”大明的海岸线虽然长,但假以时日大明的水师练起来,刘鸿渐还是有把握干掉该死的走私商的。

????曹三喜如果真的有长远目光,定然是不会逃离大明的,这一点刘鸿渐刚才路上便已算计好。

????“此等小事,权且交由刘卿你来办吧。”论给朝廷捞银子,刘鸿渐在整个大明无出其右,而且每次都捞的极其有分寸,崇祯自然不会拒绝。

????“还有,朕不日便打算班师,这沈yang城内的建奴宫殿,朕打算全部焚之,你以为如何?”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149240/42964440.html

章节目录